首页 > 历史风情 > 正文

消失在草原的游牧突厥文化
2012-12-25 11:43:21   来源:北方新报   点击:

突厥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中第一个创制文字的民族,该文字为古代突厥文,又称古代突厥卢尼文、鄂尔浑突厥文、叶尼赛文,前后使用达3个世纪之久,后被回纥文代替。



突厥人的盔甲兵器



突厥人的战马盔甲 



草原上的突厥人石像
 
  古代突厥是北亚游牧民族。突厥的源流并未有定论,大致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应该带有塞种及匈奴的血统。
 
  《北史》记载“突厥者,其先居西海之右,独为部落,盖匈奴之别种也。又曰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在南北朝由叶尼塞河南迁高昌的北山(今新疆博格达山),又迁至阿尔泰山,后又前往中亚。按照《北史》的说法,突厥是来自咸海一带的戴尖帽的塞种人。
 
  突厥最先是生活在咸海西边的塞种,后东走至叶尼塞河南方,受铁勒同化,6世纪初年突厥部落游牧于金山(今阿尔泰山),5世纪中归附于柔然,为其炼铁奴。徙于金山南麓(今阿尔泰山), 因金山形似战盔“兜鍪”,俗称突厥,因以名其部落。6世纪时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遣使向西魏献方物。546年合并铁勒部5万余落(户), 势力逐渐强盛。552年又大败柔然,以漠北为中心在鄂尔浑河流域建立突厥奴隶制政权。最盛时疆域东至辽海(辽河上游), 西濒西海(今咸海), 北至北海(今贝加尔湖), 南临阿姆河南。突厥在隋唐时期与中原汉族政治经济联系密切。582年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其中东突厥可汗汗室为原统一突厥可汗正支嫡系之后,故东突厥仍经常被直呼为“突厥”。638、659年,东西突厥先后统一于唐。680年,南迁的东突厥之后北返复国,建立后突厥汗国,745年亡于回纥。突厥各部乃大多附于回纥,一部西迁中亚,另部南下附唐。从此以后,突厥在中国北方退出历史舞台。
 
  突厥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中第一个创制文字的民族,该文字为古代突厥文,又称古代突厥卢尼文、鄂尔浑突厥文、叶尼赛文,前后使用达3个世纪之久,后被回纥文代替。突厥文在不同地区和不同时期字母数目与形体不尽相同,现在一般认为由38个字母组成,其中23个来自阿拉米文,其余来自突厥族起初用于记事的表意符号和一些氏族部落的标志。其元音系统中有4个前元音和4个后元音,8个辅音,用两套字母表示,第一套和后元音相拼,第二套和前元音相拼,还有3个双辅音字母。
 
  突厥文字字形类似于古代北欧人哥特族所使用的卢尼文,因此又称卢尼文或卢尼克文;因其主要碑铭发现于鄂尔浑河流域和叶尼赛河流域,因此又称鄂尔浑-叶尼赛文。突厥文到八世纪时已是一种相当成熟的文字,其结构完整,词汇丰富,书写通常为从右向左横书,少数也有从左向右横书的。词与词之间以“:”分开,词组可分写,修饰词组可连写。
 
  突厥文直到1893年才由丹麦语言学家汤姆森解读成功,从此,人们才能通过突厥文史料来研究突厥的社会情况。突厥文的重要文献大多是一些记载可汗或贵族的文治武功的碑铭。如1889年发现的《阀特勒碑》(公元732年建)、1889年发现的《芯伽可汗碑》(公元735年建)、1890年发现的《九姓回鹘可汗碑》(公元841年建)。其碑文以散文体书写,语句完整,辞藻华丽,间杂有对偶句,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同时也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突厥的社会政治经济状况,是研究突厥史的重要史料,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突厥语与蒙古语、通古斯-满洲语言一起组成一个大的语群,即阿尔泰语系。当今世界上操标准突厥语的民族约有30个,使用人口近一亿人。突厥语有着下列特性:第一,育粘着现象,在词干上连接各种不同后缀为构词和构形的主要手段,每个后缀都有固定的意义,有语音和谐现象,后缀音同词干音一致,或表现在元音的和谐律方面,或表现在辅音的清浊方面;第二,有固定的词序,修饰成分在中心语前,状语在动词前,谓语在句末;第三,后置词由一定的格构成,无前置词。突厥语词汇的来源除原来本族固有词汇外,尚有大量来自汉语、阿拉伯语、波斯语、俄语、蒙古语和藏语的借词,其数量多少不一。这种现象是与后来突厥与周围各族融合过程中的语言环境和地理环境,历史条件和社会条件密切相关的。在今天我国有维吾尔、哈萨克等八个民族使用突厥语族语言。
 
  突厥人最初信萨满教,随后又信祆教、景教和佛教。10世纪时,生活在中亚阿拔斯帝国附近的突厥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当他们大量向定居社会迁移时,也把伊斯兰教传播到新地区,尤其是安纳托利亚和印度北部。
 
  突厥人以狼为图腾,国旗上置狼头。侍卫称为附离,译成汉语为狼。
 
  突厥人生活资料依赖于畜牧生产,随水草迁徙,食肉饮酪,以动物皮毛为衣,住毡帐。牲畜繁殖为突厥民众提供各种生活资料,并且经常用畜产品与中原交换缯絮、粮食种子、农业器具等物品。其中马的饲养尤其被重视。战争时,每名士兵有两匹以上马,以便轮流使用。突厥沙钵略可汗时有控弦之士40万,仅供这些骑兵用的马匹就达百万以上,有学者估测,突厥汗国拥有的马匹总数当在200万左右。
 
  狩猎业在突厥的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草原民族经过漫长的狩猎时期,后来因为畜牧业的发展,才成为畜牧经济的辅助手段长期存在。突厥人的锻铁业起步很早,突厥人曾经为柔然当锻工,经过较长时间的发展,锻造技术精湛,并有专业的冶金工匠。其铁器不仅满足突厥人自身军事、生产和生活需要,而且用于对外贸易,远销中亚。史书中有突厥室点密可汗时期,东罗马使节蔡马库斯出使西突厥,有突厥人携铁前来求售的记载。除锻铁业外,突厥社会还存在铸铜业、冶金银业、毛皮加工业及制毡业、木器制造和车辆制造业等多种手工业部门,并已掌握精湛的制造鱼胶技术和操作简便的纺织技术。
 
  隋唐时期,突厥人实行族外婚,婚姻对象从本氏族或部落以外选择,也以战争中抢来的女子为妻。实行收继婚,即女子丧偶不得外嫁,由家族男性成员收继。其收继方式有父兄死,子弟可以妻其异母及嫂,伯叔死,侄子可以收继其叔母。收继婚中长辈不允许收继晚辈为妻。突厥婚姻受宗法观念影响,女子出嫁后成为部族的财产,可以被继承和转移,目的是使其终身留在部族内部,作为部族内部的私有财产。如男子有喜爱的女子,可请媒人下聘,一般女方父母会同意亲事,这是突厥婚俗的特点之一。
 
  突厥人崇尚武力,葬俗中比较突出的特点是墓前立杀人石。突厥战士生前每杀一敌人,死后则在墓前立一石。杀人石的数量记录了墓主人生前所杀人数量,并且将祭祀用的羊头、马头挂于石上,彰显墓主人生前战功。突厥实行火葬,死者先停尸于帐,子孙及亲属并杀马、羊,陈设于帐前进行祭祀,亲属要绕帐七圈,每次到帐前,都要以刀划面痛哭,血泪交流。随后,择日焚尸,把死者生前所乘马及常用物品一起焚烧,然后收骨灰安葬。择时安葬死者,春夏死则待草木黄,秋冬死则待草木茂盛下葬。埋葬时,亲属仍需设祭祀、划面、痛哭。安葬死者时,所有突厥男女都盛装集会于葬所。突厥有立碑刻文习惯。从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兰察布市到锡林郭勒盟的草原地区,发现大量的石圈墓和石人、石堆墓、墓前立石。
 
  突厥官制中设叶护、特勒、埃利发等,其余小官28等。突厥本族刑法规定,反叛、杀人及奸人之妇、盗马绊者,皆死;奸人女者,重责财物,即以其女妻之;斗伤人者,随轻重输物;盗马及杂物者,各十余倍征之。
 
  突厥文化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东突厥人和后突厥人不断南迁,进入中原逐步融合于汉族中,同时将突厥文化带到中原引起李唐一朝的胡化风潮,并对中国文化作出重大贡献。西突厥不断西迁,进入中亚西亚乃至欧洲建立很多国家,其影响今天尤在。突厥人在大草原上留下的很多有形文化,真实地说明突厥文化对草原游牧文化产生的深远影响,也说明对草原文化的历史起了很大的助推作用。(文/祁俊虎)

    相关热词搜索:突厥 文字 图腾

上一篇:千年前的草原交通规则碑
下一篇:邢义田:大汉文化里的楚国符号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