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精粹 > 正文

北京交响乐团的“请进来”与“走出去”
2012-10-16 09:56:57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在北京交响乐团2012百场音乐演出季的四大演出板块中,“大师系列”和“华人音乐家系列”两大板块最引人瞩目。


北京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谭利华


9月13日,北京交响乐团在土耳其安塔利亚锡德古剧场演出。  

  不得不说,这一次记者对北京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及首席指挥谭利华的采访非常轻松。这轻松缘于谭利华誓把北京交响乐团打造成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职业化交响乐团的清晰工作思路。所以,他对记者提出的每个问题都能条理清晰、恰到好处地回答,不冗长、不赘述。

  2012年,是北京交响乐团最忙碌的一年,那本足有60页的《北京交响乐团2012演出季》的小册子就说明了一切。“这本小册子中的演出内容,放在任何一个国际名团上都是有分量的。做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职业化交响乐团不能流于喊口号,更不能停滞于国门之内顾影自怜,北京交响乐团的做法是‘请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既开阔自己的眼界,也让世界更多更好地了解我们。”谭利华说。
 
    把谁“请进来”
 
    在北京交响乐团2012百场音乐演出季的四大演出板块中,“大师系列”和“华人音乐家系列”两大板块最引人瞩目。
 
    “大师系列”包括11场音乐会,众多国际知名指挥大师、演奏家和歌唱家鼎力加盟,其中包括指挥大师克里斯托夫·艾森巴赫、劳伦斯·福斯特、托马斯·桑德林等;当今正火的钢琴演奏家让-伊夫·蒂博戴、郎朗、齐蒙·巴托、赫比·汉考克;小提琴演奏家瓦季姆·列宾、迈克尔·巴伦博伊姆、弗洛里安·乌里奇;长笛演奏家朱利安·博蒂曼特,竖琴演奏家玛丽-皮埃尔·朗格拉梅等。
 
    此外,北京交响乐团自今年起与德国柏林爱乐乐团、英国伦敦爱乐乐团和法国巴黎管弦乐团签订了友好交流合作协议,包括小提琴家阿莱桑德罗·卡博内和打击乐演奏家莱纳·希格斯在内的柏林爱乐乐团5位首席演奏家于6月10日正式加入北京交响乐团,成为北京交响乐团有史以来第一批来自世界名团的“荣誉首席”;7月,北京交响乐团与伦敦爱乐乐团合作;9月,作为首个中国的交响乐团在土耳其安塔利亚文化艺术节、德国科隆爱乐大厅、德国沃尔夫斯堡市立剧院以及德国柏林爱乐大厅的精彩亮相,得到西方观众充分认可。
 
    “华人音乐家系列”也可谓星光熠熠,指挥家陈燮阳、邵恩、阎惠昌、张艺,二胡演奏家宋飞,笛子演奏家唐俊乔,大提琴家赵静等都是北京交响乐团2012百场音乐演出季的座上宾。演出季还特别邀请了打击乐演奏家李飚担任乐团历史上首个驻团艺术家和指挥。
 
    “今年,北京交响乐团邀请了50余位指挥家、演奏家和歌唱家与乐团进行合作,这样高密度绝对是第一次。”谭利华说。
 
    大师为何而来
 
    北京交响乐团热情的邀请能得到众多世界级大师的回应,不仅因为乐团近年来突飞猛进的发展,也与国家文化软实力的不断提高有关。
 
    谭利华说:“现在,中国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国家,首都北京自然成为世界目光的焦点。作为首都的交响乐团,北京交响乐团拥有一大批艺术造诣深厚的中外音乐家,在长期的持续不断的演出活动中,乐团以深厚的音乐修养、严谨的技艺、丰富广泛的曲目,成为我国最受欢迎的大型音乐团体之一。”2007年北京交响乐团与世界顶级唱片公司EMI签约,北交成为迄今为止亚洲唯一一家与该唱片公司签约的乐团,双方约定每年合作出版两张唱片,这可以说是北京交响乐团跻身世界优秀乐团之列的一个标志。
 
    这些“请进来”的大师在与北京交响乐团有过深入合作之后,都不会吝啬对北京交响乐团的赞美之词。
 
    在与京城媒体交流时,钢琴演奏家让-伊夫·蒂博戴毫不掩饰兴奋之情。他说:“我完全没有料想到,一个仅仅走过十几年演出季的中国乐团,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专业的演奏水准。与北京交响乐团合作,简直跟国外一流乐团合作无任何差异。他们绝对是世界级的优秀乐团。”
 
    指挥家詹姆斯·贾德更是对北京交响乐团热情昂扬的演奏状态称赞有加:“从每一次排练到演出,我都在细细观察北京交响乐团每一位演奏家的眼神。那是令人激动的投入眼神,也是对艺术作品至爱的职业眼神。在这种状态中,我看到了中国交响乐团的未来。”
 
    小提琴大师瓦季姆·列宾2004年曾与北京交响乐团合作,8年后他第二次与乐团联袂同台演奏,他深感北京交响乐团的进步非常快,“这让我看到了北京交响乐团成为国际名团的巨大潜力。”
 
    指挥大师艾森巴赫这样评价与北京交响乐团的合作:“我是第一次跟北京交响乐团合作。他们积极投入的状态,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在准备曲目和领会指挥的意图方面表现得非常突出。”
 
    大师带来了什么
 
    按照国际惯例,音乐总监对于一个乐团成长的推动作用只能占到40%,其余60%要靠客席指挥和音乐家来完成,这对于乐团职业化的提升具有深远的意义。大师们给北京交响乐团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今年,如此大规模地把名家请进来,不仅带动了乐团演奏的活力、丰富了曲目,更提高了乐团的整体演奏水平。
 
    谭利华说:“要做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职业化交响乐团,就必须引进国际化的乐团运作方式。这些来自不同国家、不同风格的大师,带来他们最好的、最拿手的保留曲目,他们把各自艺术风格的精髓留给了北京交响乐团。他们不仅让乐团的演奏家们开阔了眼界,也充实了乐团的曲目,北京交响乐团职业化水平有了明显提高。”
 
    往哪里“走出去”
 
    “我们必须面对西方主流观众和主流媒体,必须要带中国自己的音乐,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谭利华带领北京交响乐团“走出去”始终不变的宗旨。
 
    北京交响乐团的历次欧洲巡演均是严格遵循国际商演的路子,今年的两次巡演,更是印证了这种“国标”的走法,得到了西方观众的普遍认可和欢迎。
 
    7月27日,第三十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英国伦敦开幕,作为代表上一届奥运会举办城市中国北京的音乐使者,北京交响乐团于7月29日在英国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皇家节日大厅,与英国伦敦爱乐乐团联袂演出《圣火·欢乐颂——北京交响乐团与伦敦爱乐乐团2012伦敦奥运会庆典音乐会》。
 
    音乐会以一首由中国作曲家郭文景专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创作的交响序曲《莲花》拉开了序幕。乐曲没有刻意制造轰轰烈烈,也没有特别选择中国民族乐器,而是在音乐中加入了一些中国民族音乐的元素。14分钟的作品在平静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凸显出莲花的高贵和圣洁。《莲花》不仅向伦敦奥运会送上中国人民的美好祝愿,也令在场观众无比陶醉。中国作曲家唐建平创作的打击乐协奏曲《圣火——2008》,由享誉世界的打击乐演奏家李飚担任独奏。激情四射的演出令人回味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精彩瞬间,赢得了观众的共鸣,一曲结束,观众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下半场,由来自北京交响乐团、伦敦爱乐乐团、伦敦爱乐合唱团以及来自欧洲、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4位歌唱家——女高音歌唱家罗贝卡·埃文斯、女中音歌唱家梁宁、男高音歌唱家安德鲁·肯尼迪和男低音歌唱家马修·罗斯组成的庞大阵容,共同演出了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充分体现了奥运会追求自由、平等、和平的精神。
 
    庞大的阵容、恢宏的气势、热情的歌声、欢乐的气氛,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演出结束,全场近3000名观众集体起立向台上的艺术家报以长达10多分钟的掌声。
 
    伦敦奥运的余热尚未散尽,北京交响乐团又踏上了第6次欧洲巡演的征程。从9月12日至22日,历经土耳其锡德和德国科隆、沃尔夫斯堡、柏林4城市共5场音乐会,北京交响乐团在谭利华的率领下圆满完成了此次欧洲商业巡演,获得巨大成功。
 
    这4座城市给谭利华留下了不同的印象,“北京交响乐团首先去的是土耳其的锡德文化艺术节,并且是作为开幕式演出受到当地的高度重视。锡德是一座古罗马时代的古城,濒临地中海,有阿波罗神庙等众多古罗马遗迹,我们的音乐会就在露天的古罗马剧场中演出,你可以想象,在古罗马剧场中演奏中国当代音乐作品尤其是郭文景那首充满东方神秘色彩的新作《莲花》,是一件多么奇妙的经历。”
 
    对于在德国巡演的首站科隆,谭利华印象更加深刻,“我们在科隆爱乐大厅的演出是一天两场,像打仗一样,上午是北京·科隆友好城市25周年的庆典音乐会,由科隆的道依茨合唱团与北交联袂演出,上半场德国作曲家汉斯·沃尔特·弗罗林指挥演奏了他的作品《科隆交响曲》,下半场是我指挥的与中国‘三高’的合作演出,作为北京的文化名片,我们打出的是一张有实力的牌。”
 
    谭利华认为科隆爱乐大厅和柏林爱乐大厅的音乐会都是德国最重要的音乐重镇,对乐团是非常严苛的考验,“但沃尔夫斯堡的城市剧院同样不可小觑,这里人口少,音乐活动相对较少,吸引的反而是全城的各界名流,而观众对中国当代作品的反响之热烈,令人更加感到惊喜。”
 
    拿什么“走出去”
 
    在“走出去”的曲目选择上,谭利华始终坚持半场中国作品、半场世界名曲的原则。
 
    “在国外的舞台上,作为一支来自中国的交响乐团,如果仅仅演奏世界经典名曲,在国外观众的心目中,至多只能够体现乐团扎实的基本功和艺术素养,但如果没有中国当代音乐作品,将无法向他们展示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更无法借此传递出中国独特的文化艺术精髓,而这又恰恰是赢得西方观众尊敬最为重要的核心内涵。”谭利华说,在与EMI唱片公司的合约中也明确规定着,每年北京交响乐团与EMI唱片公司合作录制两张唱片,其中一张必须是中国作品。
 
    而北京交响乐团对带出去的中国作品有着近乎苛刻的选择。“这些作品不仅仅是向世界展示中国的音乐风貌,更是要搭建一座沟通桥梁。”谭利华说。
 
    以在《圣火·欢乐颂——北京交响乐团与伦敦爱乐乐团2012伦敦奥运会庆典音乐会》上演奏的交响序曲《莲花》为例。这首乐曲由郭文景闭关创作一年之久。“开始,郭文景也希望创作一部轰轰烈烈的作品,还要求我们在赴英国演出中留出几个唢呐演奏员的名额,但到了落笔时,郭文景决定以莲花为题,因为莲花象征着圣洁、和谐,与奥林匹克的精神相吻合。最终,乐曲没有刻意运用中国民族乐器,而是在音乐中加入了一些中国民族音乐的元素。”谭利华说,这部14分钟的作品有着深刻内涵。
 
    怎样“走出去”
 
    在谭利华看来,中国交响乐“走出去”必须要与国外成熟的经纪公司合作,进行商业性质的运作,而不能依靠送票,“推广中国文化一定要实实在在的,有些演出虽然人是到了国外,却是以送票为主,观众都是华侨,这对于向世界推广中国文化这个最终目的而言,没什么实际意义,有时甚至会自己把路堵死。”
 
    《圣火·欢乐颂——北京交响乐团与伦敦爱乐乐团2012伦敦奥运会庆典音乐会》算得上北京交响乐团按照国际商演方式运作成功的实例。该场音乐会借助伦敦爱乐乐团的营销能力,加上北京交响乐团为伦敦奥运带去的全新中国曲目,让2900个座位的皇家节日大厅取得了九成的上座率。
 
    而北京交响乐团第6次欧洲巡演,从曲目的安排、巡演地点的选择以及国际商业运作模式,均表现了以国际标准来完成与欧洲院团的公平竞争的姿态,并且取得了非常好的票房成绩。据谭利华介绍,北京交响乐团此次在欧洲演出的经纪人已经年逾七旬,从事交响乐演出的经纪工作已经30余年。“他会提前两年把城市中大的音乐厅预定下来,然后策划不同主题的演出季寻找合适的乐团签约。他的经纪公司对于交响乐演出的运作流程非常规范和严谨。他跟我说,他一场演出只要挣够2000欧元就行了,所以跟他在一起合作非常轻松。”
 
    对于中国文化“走出去”,谭利华一方面感到振奋,同时也有不少的忧虑,“我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最佳的途径就是商业演出,只有对方的演出商愿意购买你的节目,你才有可能真正面对西方的主流观众,你也才能够真正把中国文化展示给他们。”
 
    近年来,越来越多打着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旗号,拿钱去买人家的场子,送票给当地的华人观众,中国文化虽然走出国门却依然没有走出中国人的圈子,自娱自乐而已。但由此却破坏了正常的商演市场。“这样做得多了,国外的经纪公司也熟悉了这种‘中国模式’,就让我们的‘北交模式’越来越难进行。前一阵,一家美国的经纪公司马上就要和我们签约了,但是因为这个‘中国模式’,最终没能合作。”
 
    谭利华甚至觉得,虽然近年来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艺术团体多了,路却变得越来越狭窄了。“搞艺术不能急功近利,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做下去,眼光要放得长远一些。”
 
    今年10月至12月,北京交响乐团再次迎来了米开朗基利钢琴节音乐总监、意大利指挥大师皮尔卡罗·奥利丘,以及指挥大师卡尔·圣克莱尔、劳伦斯·戴尔、劳伦斯·福斯特和中提琴大师尤里·巴什梅特、著名歌唱家珍妮弗·拉莫尔等一线大师名家,用精彩高质的表演,为2012百场音乐演出季交上一份优秀的答卷。(刘淼)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交响乐团

上一篇:一路走来的成长与蜕变
下一篇:网友评华人明星世界影响力排名:成龙第二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